金山-朱銘美術館一遊

話說自從我家老弟結婚之後, 2對1的情況下, 抬槓就沒贏過了. 其中最大的必殺技就是, 兩個人同時把手一指, 同時說[宅男]. 爲了避免被攻擊的太嚴重, 假日都得要出門走一走. 為了[不敢]躲在家被人叫宅男, 所以冒著迷路的風險, 假日跑到金山的朱銘美術館去逛了一圈. 其實想去朱銘美術館很久了, 不過……莫非我真有宅男天性 =.=

朱銘美術館在金山某處的山腰上, 我只能說某處, 因為真的不知道在哪 Orz. 沿著濱海沿路慢慢前進,  真的是慢慢, 因為速限50, 外加滿路的測速照相. 途中在萬里停下來看一下海, 嘴饞的吃了旁邊攤販賣的大腸包小腸, 又買了罐飲料喝了之後才繼續出發.

本來想拍浪花的, 但是等了半天等不到, 這一天天氣不錯, 可以遠眺海面.

終於到了朱銘美術館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半, 這是因為從濱海轉往美術館的山路非常的窄,  而且還雙向通車,  加上路旁叉路頗多,  還有第一次去, 人生路不熟的, 以及….,  反正,  不是我開車龜就對了. ( <=明明就是)

進館的門票是全票250元, 翻了翻皮夾, 既沒有學生證也沒有軍警證, 長的又不像兒童, 只好跟售票小姊說: [全票一張]. 美術館的入口是要往下走, 然後穿過停車場的地下, 才能進入園區. 地下道的空間也沒有浪費, 被命名為[人間走廊]

整個美術館可以說是各大公園, 除了門口的建築之外, 只有最裡面的本館, 兩棟展覽館, 大部分的作品都是放在室外. 而且幾乎都是等身作品, 非常的有震撼力.

一進門就會看到的傘兵

行軍中的隊伍

這麼多的作品都是來自一個人的創作, 更何況朱銘大師年歲已高,  這種創作熱誠與幹勁真是叫人景仰.  去過一趟美術館就會發現大師的稱號確實是當之無愧,  每一尊作品都各有特色之外, 所有作品的擺放又構成另一各藝術創作, 人走在其中, 遊客也變成了這創作之中的一個組成. (嗯 再迴廊的時候其實大師就有在牆上寫明了)

人間三軍系列是朱銘的新作品, 很難說他到底雕刻了多少這系列作品, 因為整個園區內到處都可以見到. 換成是我, 一尊我就刻不完了 =.=

卿卿我我的情侶, 坐在路邊石頭上, 其實拍照的時候旁邊也有對情侶, 但是沒機會一起拍進來

單鞭下勢大型版, 非常有氣勢, 這尊我拍了好幾張, 請自行到相簿之中觀看.

在園區唯一的咖啡館外面, 疲憊的遊客

本館外面排隊的人群

其實照片有很多, 礙於篇幅 =.= (<= 應該是懶病發作) 請自行到相簿之中觀看, 謝謝.

我走很快, 整個園區繞一圈只花了兩個半小時, 看完才五點, 當然只是走馬看花,  如果仔細看,  每個作品都能花很久時間,  如果你也懂點雕刻的門道,  只怕要花好幾天才能看完.  比如說下面這張:

在石頭原本的形狀上只用線條就刻出來一個老者. 這種功力, 實在叫人讚嘆.

朱銘美術館, 雖然距離市區稍微遠一點, 但實在很值得去看, 真希望政府機關能把交通弄得方便一點. 在朱銘大師花了那麼多心血之後, 如果有便利的交通方式, 與英文的路標, 美術館一定會成為故宮之外的另一個外籍遊客必到景點. 目前沿路都是中文路標, 秉持良好的台灣習慣, 常常找不到 =.=  外國朋友要去, 只能要本地人開車載去, 實在蠻不方便的. 這些x官, 做點事阿, 不要浪費我的稅金(怒)

廣告

補記 0628 九份一遊

這篇就拖稿更久了 =.=

話說, 上半年要結束的前夕, 忽然發現我還有三天多一點的假沒休完. 這些假七月份就會被系統歸零, 於是乎就有了這趟九份之行. 其實從買車之後就一直想去九份, 但是總是沒有成行, 因為九份最近這些年來實在太過熱門, 根本不敢假日去 =.=

有句話說 [人, 都是握住方向盤之後才開始認路], 像我這種新手當然是不認識路的 =.= 所以走到暖暖就開始迷路了. 不過這種情況早就在意料之中, 雖然沒有gps, 但是我把nb帶上了, 而且還有記得把電充滿. 打開nb叫出地圖出來看了半天, 終於讓我找到路, 雖然不是距離最短的 =.=

算算上一次來九份是, 剛開始騎摩托車的時候 (=.= 真是奇怪的巧合阿 下次會不會是…會開直昇機的時候), 中間相隔10多年, 當然九份這山城也是面目已非阿. 原本那種繁華退去的滄桑感早就不知道哪去了, 只剩下滿路的小販, 濃妝豔抹的建築把整各山城烘托的像是鬧區.

雖然早就知道如此, 身處其中還是有點唏噓, 欠缺整體規劃本就是整各社會的常態了. 像是整條路上的紅線, 似乎只是要幫助當地商家賺停車費 =.= (最大的那一家還是政府機關開的) 也就在這時候, 我似乎有點意識到這些年來為什麼這些年來大家生活的壓力會越來越大. 不過這個不是這篇的重點, 容後再敘.

漫步在九份的路上, 我一直在想, 來到這裡的人希望看到的是什麼? 我這趟來期望看到的是什麼? 前一各問題沒有答案, 後一各倒是有, 我想看的是一片煙雨濛濛籠罩的景色. 但是很不幸的, 這天太陽超級大的, 背著一台nb在身上, 頂著火熱的太陽, 實在沒有什麼心情四處亂逛.

第一個要去的地點就是, 九份國小正門. 據說往國小正門的路上還保有原本的舊模樣, 但是…并沒有. 不過九份國小校門下方的竽圓店卻出乎意料的替顧客保留了一片海景. 原本是屋頂平台的地方用鐵皮搭起雨棚, 并裝上大片透明的窗戶. (後來在網路上查到這家店還有不少好評)

吃完竽圓之後, 沿著階梯四處亂走, 沿路都是日本觀光客與高中生(大概是畢業旅行吧). 這時候時間接近中午, 坦白說真的很熱, 加上我這兩年來幾乎都關在冷氣房中, 根本受不了這種高溫 =.=

沿路晃阿晃的, 也搞不清楚看到了什麼, 不過, 悠閒本就是放假的最大意義. 雖然在大太陽底下有點暈, 不過漫無目的的走著倒也是不錯. 想當年還是年輕小夥子的時候還能在夏天背著一個重重的書包從台北市東區晃到台北車站, 不過現在我一定會跑去搭捷運, 不會用走的 =.= 咳咳, 扯太遠了. 總之, 最後繞了一大圈又走到老街巷口這邊來. 本來九份佔地就不大, 又繞回來是應有之意, 但是當時可高興的很, 因為那邊有間星巴克. 其實我也是很喜歡喝茶, 只是九份這邊的茶館都是沒有冷氣的=.=

總而言之, 最後我就跑到星巴克吹冷氣去了, 一邊喝著咖啡, 一邊看著書, 這一坐就坐到下午三點, 本來期待著的午後雷陣雨卻沒有出現. 看不到山城雨景, 還真是有點失望.

九份有條路可以接到金瓜石, 再接到濱海. 這邊的景色就壯觀了, 可惜手機沒電, 沒辦法拍下來. 濱海公路上有不少地方可以停下來看海, 看著海天一色, 聽著陣陣海浪聲, 讓人心情為之一振. 中國文化中始終缺乏海洋的元素, 即使是在這四面環海的島上大家的重點還是在陸地上, 卻不懂大海能開闊一個人的心胸. (其實看了半天只是決定要找個時間去花東玩一玩)

經過在海邊這一番發呆, 時間已經快五點, 為了要避開下班車朝所以開始往台北方向移動. 出乎意料的是, 早上來的時候竟然沒發現有條快速道路可以接高速公路, 回程只花了20分鐘就上了國道一號, 我早上卻開了一小時 =.=

車經過汐止的時候, 等了許久的午後雷陣雨終於出現, 不過汐止以東卻是一片晴朗. 看來這陣雨只下在台北盆地之內. 大雨嘩啦啦的打在車窗上, 不知為何心中卻出現許多感觸. 10多年經過, 九份這小山城已經改變模樣, 難道這兩次去的人就沒有改變嗎? 變的只怕比山城的改變更大, 當初一起出去玩的朋友, 有人早已失去聯絡, 有人娶妻生子. 我想就算是同樣的地點在不同的時間裡也應該是不同的吧, 變化才是這世界的永恆. 人都是從自己的眼睛去觀察世界, 卻忘了自己也是這世界的一部分, 不單只是這世界改變, 我們自己也會改變阿…….

好吧, 我承認. 我其實是在怨嘆, 這幾年胖太多, 體力也差太多, 這麼一趟繞下來, 還真是累阿 =.=

中秋節高雄一遊

因為老同學結婚地點在高雄, 於是中秋節當天沿路從台北晃到高雄. 原本打算停留兩天但是因為是搭車下去行動不太方便, 加上想不到要去哪, 所以最後改成高雄停留一晚. 今年因為臨時變成五天連假, 所以我從一開始就放棄訂票, 明知徒勞的事就let go一向是我的行事準則. 雖然已經有預期心理, 當天的情況還是叫人非常的…..只能搖頭. 如果連本國旅客的運輸都弄成這種樣子, 觀光局其實可以裁掉了. 因為不論在怎麼招攬觀光客, 癱瘓的大眾交通就算有遊客又如何.

由於早就預期到會是一團混亂, 所以我的行李只有一各一般運動背包, 就像是要去上班一樣的運動背包. 出門搭捷運轉台鐵, 這裡出現第一各問題. 我是從板橋站換鐵路, 從捷運出來到台鐵剪票口之間沒有售票窗口. 雖然有各大大指標寫著, 台鐵售票窗口, 但是窗口是封閉的. 剪票口週遭只有幾台通勤自動售票機, 而且是要穿過剪票口才能買票. 很不巧我口袋裡的零錢只有一各50塊的銅板, 不過想當年我也是當了很久的火車通勤族, 這點小問題一點都不會困擾我, 直接買了通勤電車50元能到的最遠一站. 運氣不錯一下到月台就有台復興號可以搭, 仗著眼明腳快, 直接跑到第二節車箱的入口, 幸運的擠了上車. 其實算不算幸運很難說, 因為擠在車上快兩各小時可以算是虐待了. 在車上盤算了一下, 決定換搭客運, 畢竟就算塞車好歹也還有位置坐.

於是從新竹跳下火車, 看看時間已經中午, 便跑去城隍廟吃米粉. 新竹城隍廟是去過好幾次的, 但是這次沿路看到的都是外勞與外傭在路上逛街的景象倒是頗讓人驚異. 甚至路邊不少商店是用類似泰文的文字標示, 表示這些來台打工的人數早已到達可以創造市場的地步. 想深一點, 頓時覺得正午的陽光忽然黯淡下來, 我們只是很不負責任的提供一些低薪(以台灣本地眼光來看)工作, 而這些來自中南半島的人們, 其實是來自一各跟我們幾乎完全不同的文化與社會, 台灣社會並沒有準備好要接納一各異文化的因子(整各社會還再為了上一波的異文化波動而喧鬧不休), 在人們有意無意的忽略之下其實已經種下了許多的誤解與偏見, 這些誤解與偏見終究會隨著時間經過而在某各點引爆問題. 吃完午飯改搭國光. 買票時聽到櫃檯在閒聊說到營業額只有前幾年的一半, 雖然我買的是補位票, 但是並沒有我所預期的漫長等待, 只是國光的補位是要人排成一列, 我想櫃檯小姐不會知道的是, 當人們看到客運站門口擠成一團的補位隊伍, 第一各念頭一定是先去看隔壁另一家客運有沒有位置. 新竹只有到台中的車可搭, 那不成問題, 問題是到了台中一下車….[ㄝ 這是哪裡阿].

我印象中台汽在台中火車站旁有車站的阿, 怎麼一下車到了完全沒印象的地方. 不過,各家客運業者在這地方倒是都插了旗, 所以要轉運也是容易. 這一次改搭最近聲名大噪的阿羅哈到高雄. 阿羅哈會成為今天長途客運的一哥, 果然不是僥倖. 跟櫃檯表明要到高雄, 櫃檯首先解釋他們在高雄停留點在哪(一般都是直接給你一各數字叫你掏錢). 確定要搭乘之後櫃檯給了張小紙條, 然後搭上免費接駁車, 橫越市區到了調度站, 在調度站的櫃檯才付錢買票. 台中站也很單純的只有往台北與往高雄兩各選擇. 一台車上只有18各座位, 因為阿羅哈招牌的大座椅實在沒辦法擺太多張的緣故吧. 至於票價是否比較貴, 老實說, 沒有比較不知道. 不過, 就算比較貴我也是寧願坐比較舒服的位置, 相信一班人正常情況下也會如此選擇(不然他早關門了). 台中到高雄沒想到走了三各小時, 不過大多數時間都是睡著的, 也沒啥感覺, 座椅上有小LCD能看, 醒著也能打發時間. 路上看到月亮剛升起順手拍了一張照, 嗯 不是很清楚.

沿路昏睡到高雄(這座位睡起來挺舒服的 呵呵), 又看完車上放的卡通影片, 終於到了. 這時已經八點多, 距離我出門時間已經過了快11小時. 一下車, 完完全全陌生的街道. 還好小黃是南北一樣的…多. 到了飯店行李放下就又跑出來亂晃, 中秋夜剛好碰上愛河沿岸正在大放煙火. 比較之下南台灣對放煙火似乎比較寬容, 除了官方之外民眾也是放的不亦樂乎, 路邊也不斷看到販賣煙火的小販. 沿著愛河走, 果真有一片歌舞昇平的氣氛. 類似的熱鬧氣氛, 已經很多年沒有感受到了. 下面這張照片是在愛河碼上拍的 那棟建築是漢來.

下一張是夜空中的煙火, 因為沒有角架所以畫面有晃動, 不過還能看得出來端倪.

沿著愛河的感覺頗像是新加坡河沿岸, 不過沒有一個污水的氣味. 週遭也都是市井小民, 跟新加波那種都是觀光客與白領的組成不相同. 沿著河岸賣的都是咖啡, 而非像新加坡都是酒精飲料. 雖然市府在景點附近都是開設咖啡館, 但是市區卻很少看見咖啡館. 讓我不由的懷疑, 這麼多的人其實是各地來的遊客.沿著愛河兩岸走一圈, 只覺得….地方真大, 走的好累.

第二天早上, 吃完飯店早餐之後, 隨即check前往英國領事館. 論建築與景色真的是蠻不錯的, 晚上跟情人去相信會是各非常好的選擇, 不過我去的時候是一大早, 早到pub都還沒營業, 不過遊客也已經不少

領事館建在山坡上, 不是很高但是階梯蠻陡的, 爬起來挺累人的.

領事館前一點的地方就是雄鎮北門, 這是清代的砲營遺址, 不過現在只剩下這個門牌供人憑弔了.

參加完朋友的婚禮之後, 跟幾個朋友一起到港邊坐著聊天. 坦白說, 南台灣的生活步調比北台灣悠閒的多. 倒還真是有幾分想搬到高雄居住.

新加坡行腳(二)

4/8
今天是工作日,廠商的辦公室就在金融區的大樓之中;也就是我前一天經過的地方。晚上他們帶我去PUB喝啤酒,這間PUB就是前一天經過很早就擠滿人的那 家。今天還是一樣擠滿了人,不過吧台前還有空位。原來當地熱門的位置是在門外,跟台灣不同,而且他們都喜歡站著喝酒。PUB裡面真的都是賣酒,沒有食物, 而且啤酒種類繁多,有六個牌子,但是我只見過海尼根與Tiger。跟我一起去的人推薦我喝strongbow跟…忘記了@@ 反正是某牌子的黑啤酒。 這天晚上我發現一件事,喝啤酒也是會醉的Orz,兩杯啤酒下肚之後去吃飯,比較特殊的有辣椒螃蟹與香蕉葉蒸魚。辣椒螃蟹,不知道是用啥辣椒,根據當地人的 說法:是火辣。我想我以後不敢再吃這道菜了。吃完飯後,因為已經快倒了,只好回飯店休息。

4/9

聖安得教堂
一早起來想說在網路上看到牛車水有家有名的早餐店,所以放棄旅館的早餐跑去牛車水,結果…我錯了,整各地區找不到一家有開的店。無奈下只好繼續走,越 走越遙遠@@,路上經過幾家當地早餐店,發現當地人早餐吃稀飯、炒麵、或炒米粉。不過因為我不想吃,所以Keep Going,到最後跑去吃星巴客…。一杯香草拿鐵5.45,原味Bagel2.2;跟台灣一樣價錢。可是,要知道新加坡的薪資是大約是台灣的兩倍,台 灣人真的是凱阿。吃完早餐,去看了聖安得魯教堂、像榴璉的歌劇院、以及獅噴泉;然後搭MRT去烏結路上壓馬路。
榴璉劇院

新 加坡的妹妹不論身材好壞都喜歡穿低腰褲,露出一節腰,有水蛇也有水桶,不一而足。因為地處熱帶所以衣服的布料比較少,非常的讚 😛 晃過好幾個PLAZA後發覺,新加坡的店家與公司其實規模都很小,跟台灣四處都是連鎖店不同,販售的商品也是大同小異,主要都是當地品牌,外國貨比預期少 多了,看來當地的市場其實蠻封閉的。而且商品周轉率普遍的不高,都看得出來擺很久了。晃下來最SURPRISE的是,伊紀國屋。這是我看過最大的一家書 店,比敦南誠品大上兩倍有餘。

因為早上太早出門,又走太遠,所以中午跑回旅館睡午覺,下午又跑去牛車水,把身上剩餘的新幣花掉。由於這一 帶已經來去三趟,所以自然看得出一些門道,這才發現新加坡其實沒有我前兩天所以為的富裕。當地人吃飯的餐廳,一頓飯大約是3元,一杯咖啡7角。想起前一天 所吃的,都是三四十元的價位,才發現原來前一天所看到的是當地的高收入族群。就好像在台北看到的外國人餐廳一樣,來往的人比一般市民的薪資要高出許多。而 新加坡的社會流動性比台灣要低多了,要成為有錢人更不容易,比較起來我覺得台灣比較好(最起碼還能擺地攤 一一)。

想起一早起床時所看的 當地報紙上的社論:『難以釋懷的生活費』;八成的居民都為生活費所苦。當地社會中,跨國企業的員工其實只佔少數。這些高薪的族群能夠每天晚上在PUB在新 加坡河岸消磨時光,但許多民眾也是為了維持生計而忙碌。像路邊美食街的店家,即使是用餐時間顧客也不多,因為競爭激烈,收入自然有限。在最後要回飯店的時 候,在飯店旁邊的Burger King用剩下的銅板買了一杯小杯可樂,1.7元。想到街的對面剛剛吃飯時所買的一杯7角的咖啡,忽然覺得這杯可樂好貴好貴。

比較起來台灣的所得雖然沒那麼高,但是至少我們的社會比較有機會也比較有活力;可是為什麼這個島上的人臉上的笑容卻遠比新加坡人少?這趟旅途,就在這樣的疑問中劃上句號。
新加坡金融區

新加坡行腳(一)

鍥子

這趟新加坡之行,其實是完全預料之外的。往來的廠商有一個教育訓練,問我有沒有辦法參加;剛巧我又有問題想找他們討論,於是就拿著護照跑了一趟新加坡。由於事出突然,加上主要目的是洽公,所以一點事前準備工作也沒做。是一趟放牛吃草的『自由行』。

4/7
早上7:40的飛機,往新加坡。到了機場,乖乖,怎麼有這麼多人,不但是台747-400還差不多坐滿。4各小時的飛行時間,睡了醒,醒了睡重複好幾次, 終於到了新加坡。從飛機上就看到穿越麻六甲海峽的船隻像是逛夜市的人群一樣多,暗暗心驚。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基隆港外海也是如此的船來船往,如 今…。

飛機越過新加坡的土地的時候,又是第二個SURPRISE,好漂亮的地方。高爾夫球場、公園、湖泊,一片美麗景色,好各美麗國 家。一下飛機,樟宜國際機場的巨大與豪華,也讓我這個土包子讚嘆不已。然後搭乘汽車往旅館,從遠處看到比鄰的高樓大廈,都讓我這個第一次到新加坡的鄉巴佬 受到不小震撼。平平都是並列四小龍,難道真有差這麼多?

這趟住的旅館是市區的AMARA,中文譯名叫安國酒店。這是一般台灣觀光客不會選 擇的旅館,事實上這趟的行程中我也沒在這裡碰到其他台灣人。旅客大多是美國人,而且是一大團,跟在吳哥窟碰到的都是自助旅行的型態不同。旅館雖然是老建 築,評等也只是四星,但是感覺起來跟國內五星級的大溪鴻禧山莊有拼。

安頓好之後,決定去市區逛一下,順便吃午餐。出了旅館隨便走,就像劉 姥姥進大觀園一樣,處處皆驚奇。高聳的住宅、放眼所及都是綠意、百年的老建築也被妥善的保存。漫無目的的四處走著,卻到了一個曾經聽過的地名『牛車水』, 原來牛車水就是中國城阿。 Orz 走著走著看到路邊有麥當勞,忽然很想知道麥當勞在當地的售價,就跑進去吃各漢堡。 大老遠跑去新加坡吃麥當勞的瘋子應該不會太多吧(類似的事情還不是只做這麼一次):P。 一個cheese berger新幣6元,折合台幣約100多一點,跟台灣的價格一樣。吃完麥當勞之後跑到CHINATOWN中一家網咖,一方面是跟在台灣的同事聯絡,一方 面是上網查一下新加坡有啥地方可以去。不知道是否真的寬頻太普及,當地的網咖很少見,這一家其實是一般公司,只是出租電腦給遊客,賺點外快,30分鐘2元 的價格,比起後來看到的要便宜多多。(都是每分鐘0.8)
高聳的住宅

事 情處理完之後便去挑戰當地的MRT,一走近售票機就看到一個老外正跟當地人詢問如何使用售票機。五分鐘之後,換我跟人詢問如何買票 Orz again。比較起來,台北捷運的售票機好用點,問了半天,才知道原來儲值票得要去服務櫃臺買。從這裡就開始發現,新加坡人跟台灣思考方式的差異點;在台 灣所有東西都想換成機器,新加坡卻總是會保留人工作業。他們很少用自動售票機,幾乎都是人工櫃臺。買儲值票的時候,窗口的職員很有耐心的解釋了儲值票有什 麼不同(儲值票售價15元,其中7元是車資,3元押金,5元票卡費用),並再三詢問是否確定要買,這其間我後面多了不少排隊的人。如果是在台灣或者其他國 家,櫃臺就算你問他,他也不想理你吧。

由於不會搭MRT,再重申一次,新加坡的MRT比台北的複雜,一開始就坐錯方向,跑到往聖陶沙的港 口。在那邊逛了兩個SHOPPING PLAZA,別太期待新加坡的PLAZA,跟一般的小型市場是一樣的,裡面有許多小商店;而且賣的東西,同質性很高,這種感覺在後面幾天更加強烈。

克拉碼
離開habor front,搭乘MRT到了克拉碼頭。這是我老弟推薦的地方,說是看夕陽的 😦 (其實是喝酒的),但是我到的時候才六點,太陽還高掛天空,(新加坡與台灣雖然沒有時差,但是它好像是在另一個時區之內,所以太陽下山時間比較晚)河岸的 餐廳都才剛開始布置。因為晚吃中飯的關係,一點都不想停留,而且太陽又大,沿著河岸直走,在靠近金融區的最後一家PUB,卻是反常的擠滿人群。不過也沒特 別在意,這時我的注意力集中在金融區的摩天大樓上。新加坡的建築風格比台灣活潑多了,大樓都非常有『型』。這時正是下班時間,街上人不少,但是比起台北還 是稀疏多了,這時候我發現另一點不同,這城市的車輛還真是少。人們都是搭計程車、巴士、或地鐵,大樓旁邊處處可見等計程車的人在排隊。走著走著,也不知道 走了多遠忽然看到旁邊有『美食街』(ㄎㄎ 不知道怎麼形容),看看時間已經七點半,便跑進去吃了南海雞飯,3塊;喝了杯冰奶茶,8角。這才知道麥當勞在當地也不算便宜。

吃完飯,天色更暗了。認真的要找回旅館的路,拿著地圖研究半天,發現我其實繞了一個大圈,旅館只要往前再走不遠就到了,這時候路上的商店也都紛紛關門,於是回旅館休息,結束了第一天的行程。

乾季尾聲的吳哥窟(四)

4/1
今天一大早五點半就出發了,搭著嘟嘟車去小吳哥看日出。因為飯店把昨天臨時加入的印度夫妻忘記了,所以拖了點時間。(印度老先生被叫醒的時候急急忙忙穿著脫鞋拎著相機跟布鞋衝出來跳上車)沿路只見一輛又一輛的嘟嘟車往吳哥遺跡方向前進,看來又是一次觀光客大集合。清晨的風帶著點涼意,挺舒服的,大家心情都很好。到了小吳哥之後預期中人山人海的場景並沒有出現,因為小吳哥太廣大了,相形之下就不覺得擁擠。等了好一陣子,差點以為連日出都殘念的時候。太陽竟然出現了…真是感動阿。

小吳哥的日出
小吳哥的日出

當看完日出往回走的時候,碰到位日本老先生倒在路邊,似乎是心臟有問題。我們這一團中有位老醫生,可是他兩手空空出來看日出,沒有帶藥品在身上,所以也幫不上忙。結果就是一大群人圍在旁邊,卻沒人幫的上忙,只能等醫護人員到達。所以,出外旅遊千萬要注意身體狀況,隨身藥品要記得攜帶,那位老先生痛苦的表情,到現在還是印象深刻。(心臟不舒服是粉痛苦的)

回飯店吃完早餐,就準備出發往塔普倫寺(Ta Prohm)。塔普倫寺是個很特殊的地方,因為當初的重建團隊刻意的把樹木給留下來,所以這座遺跡比其他地方多了份蕭索的意境。但是今天沒有,因為人實在是…太多了阿…囧。在這裡,還發生了另外一段插曲;在快要離開的時候,有個大陸人爬到遺跡的牆上蹲著拍照,罔顧旁邊的禁止攀爬告示牌,也無視於當地導遊跟工作人員的阻止。不讓攀爬是因為那堵牆有倒塌的危險,但是相信我,沒人會在乎觀光客的安全,大家在乎的是那堵牆。如果倒了,那位仁兄大概不用指望能離開當地吧。不過在當時,我腦中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趕快躲到旁邊去,不要讓人發現我也是講中文的,what a shame。

好多人的塔普倫
好多人的塔普倫
與樹木共的神廟
與樹木共存的神廟

離開塔普倫,接著前往參觀大高廟(Ta Keo)。這座廟的特殊之處是在於幾乎沒有浮雕,據導遊所說這是因為當廟建成之後被閃電擊中,使得當時的國王認為不祥,因而停止工程。可能是因為這幾天看多了遺跡吧,沒有什麼SUPRISE的感覺。:p 接下來去搭熱氣球,其實是氫氣球吧,它是用鋼索綁著讓它上上下下,不過高度很高,能夠看很遠。

大高廟
大高廟

下午則只有一個地點,Angkor Wat,被稱為世界七大奇景之一的小吳哥。這座建築真的是很驚人,即使是三天來看了那麼多遺跡,仍然會為之驚奇不已。小吳哥有三層迴廊,第一層迴廊上雕刻了大量的浮雕,敘述戰爭場面以及著名神話場景『乳海翻騰』。(可是這個浮雕我竟然…竟然…竟然沒有看到 Orz )

小吳哥迴廊的戰浮雕
小吳哥迴廊的戰爭浮雕

第二層迴廊的浮雕較少,佛像倒是挺多。吳哥王朝歷任國王有的信奉婆羅門教有的信奉佛教,婆羅門教的廟宇常常會被後面的王朝塞入佛教雕像,小吳哥也是如此。它原本是婆羅門教的廟宇,但是有段時間信奉佛教的國王把裡面的雕像給換成佛像了。走到第二迴廊的時候,開始下起了大雷雨 @@。但是區區的雷雨怎麼能阻止我的腳步,把相機收到背包中,手腳並用的,我還是爬上了第三迴廊。(雖然這時候已經變成落湯雞了,因為階梯太陡拿傘爬不上去) 雖然外面雨勢頗大,迴廊之中卻不會漏水,吳哥人的建築技術果真高明,只是用石頭堆疊而成的屋頂,不但不會倒下來,還能滴水不漏。迴廊中躲滿了避雨的觀光客,大多數人寧可等雨停再走,不過跟旅行團的壞處就是沒有時間上的彈性(這時候我是脫隊,四處暴走中),所以還是得冒雨前進。雖然整個下午都在小吳哥中四處趕路,還是沒辦法盡睹全部浮雕,再加上我對建築與石雕藝術的認識也只是皮毛,難免流於走馬看花。但就算是如此,對於這座建築還是能夠感覺到它的偉大。 m(_._)m (膜拜一下)

雨的第二迴廊
雨中的第二迴廊
央塔上的雕像
中央塔上的雕像

看 完小吳哥,這趟旅程也接近尾聲了,最後一天只是在等飛機而已,沒有其他活動。所以有很多時間思考:
為什麼當時的人們要建立這麼龐大的都市與神廟?
既然有能力建築這麼偉大的建築,又為何會淪落到受泰族逼迫,而必須棄城南逃?
如果當年的國王不把國力消耗在建構這些偉大建築上是否能換來吳哥王朝的長存?
如果,歷史能存在如果,又會是個什麼樣的景象?

雨停後
雨停後

乾季尾聲的吳哥窟(三)

3/31
今天早上的行程是去女王宮。女王宮是距離吳哥城北邊約40公里的一座神廟,Banteay Srei,因為其漂亮的女性浮雕而命名。這是吳哥的另一個美麗遺跡,整座廟都是使用紅色砂岩建造,配上華麗的浮雕。雖然去一趟需要兩小時車程,還是被列為『非去不可』的景點之一。往女王宮的路上,兩邊都是腰果樹與棕糖樹,其中棕糖樹是當地的主要經濟作物,除了果實可以製糖,樹葉可以蓋房子之外,花也可食用。當地人用棕糖葉來包裝提煉好的棕糖,是相當吸引人掏錢的包裝。

女王宮是座純正的婆羅門寺廟供奉濕婆神Shiva,不像大部分遺跡都被佛教徒所佔領,廟中並沒有佛教塑像,浮雕也都還保留未被破壞。不過有相當大面積正在重建,不讓遊客接近。

泰斯雷
班泰斯雷

女王宮浮雕
女王宮浮雕

黑白的泰斯雷
黑白的班泰斯雷

從女王宮回程參觀了東美朋與變身塔,變身塔的意思是從人變身為神,用白話文說就是火葬場。今天多了對印度籍的老夫妻跟我們一起走,讓我訝異的是七十多歲的老先生,照樣跟我爬到變身塔的最高塔上去。 m(_._)m 在這還碰到兩個不知國籍的小妹妹,看年紀大約14、15歲,卻兩人結伴到這位於遙遠中南半島的遺跡中自助旅遊,看她們老練的跟嘟嘟車駕駛比手劃腳(因為語言不通),只能說Orz,我這比人家多活兩倍歲月的老頭日子算是白過的了。

變身塔
變身塔

下午的行程則是參觀龍盤廟與寶劍塔。龍盤廟位在北池中央的島上,但是北池早已乾枯了,人工島如今是一座土丘。上面有五個水池,中央一個大池,東西南北各一個小池,大池中央有Naga盤起而成的圓形島嶼,這也就是為啥被叫做龍盤宮的原因。原本大池中有四座飛馬雕像,但如今只剩下半座。寶劍塔也是個漂亮的地方,據說這是存放國王寶劍的所在地。在這裡碰到了一個正在畫水彩的美國人,跟我同一團的歐巴桑們對他畫的圖很有興趣,圍著他聊了不少。當知道他為了畫那張水彩整個下午都耗在那裡,實在不得不再Orz一次。

於寶劍塔作畫的男
於寶劍塔作畫的男子

天黑之後,到了一家有表演舞蹈的餐廳用餐。這家餐廳是沙拉吧形式,其中有比較特殊的地方是冰淇淋,加了許多水果乾與牛奶。我雖然很認真的跟服務生詢問了每種水果的名字,不過只換來一堆對我沒意義的單字。:P 舞蹈表演有蠻多段的,在台下坐著都嫌熱的天氣,台上的舞者卻穿著一堆戲服,個個汗流浹背的賣力演出。雖然大家有看沒有懂, 還是很努力的鼓掌。我只看得出其中有一段是演『羅摩衍那』中的故事,其他的…又要再一次Orz。

餐廳的民俗舞蹈表演
餐廳中的民俗舞蹈表演

柬普寨的傳統舞蹈跟泰國舞蹈很接近,這是因為兩者都是由吳哥王朝所流傳下來的關係。當年泰國人勢力崛起時,曾數度攻破吳哥城,並帶回不少吳哥王宮中的歌姬。這也是泰國舞蹈的濫觴,不過柬普寨的表演與泰國舞蹈還是有相當差異,這是因為泰國舞蹈已經混有不少泰國當地特色,雖然來源相同但經過五百多年的各自演變,差異自然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