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9期商周立委評鑑

今天回家看到這星期的商業週刊, 封面標題直接抓住我的眼睛, 腦中浮起的第一個念頭是[喔, 你怎樣判斷立委好或壞, 客觀嗎?]  翻開之後首先就找評鑑方式那段文字. 商業周刊比一般電視媒體以及某四各一樣數字人力銀行專業的地方在於, 它會把如何選擇的過程詳細說明, 這本來是一個媒體的基本功課, 只是….唉.

看了評鑑方法的第一段我就暗自搖頭, 讓媒體記者評價, 可是我不相信記者阿 =.= 今天的媒體亂象的根源不就在於[記者無專業]

不過讓被質詢的官員填問卷, 我個人倒是深表贊同. 就像讓學生可以評鑑老師一樣, 官員也應該要有機會評鑑質詢立委. 以出席率來作為篩選標準, 更是應該. 總結來說, 我會認為這份評比或許無法完全正確顯示立委的好壞, 但確實算的上是客觀的評價. 特別是出席率, 那個出席率不到29%的人, 擠進那各委員會是要做什麼的.

另外還有一個議題與立院有關, 但卻不是商周所提, 而是上星期在天下雜誌上看到的[立院透明化].

說到天下, 有段插曲提一下, 老實說2000年以前我是天下的忠實讀者, 但是2000年總統選舉前的那一期讓我對這本雜誌的可信度打了一個大問號. 怎麼說可信度有懷疑?  因為在這期之前, 天下的立場很鮮明, 評斷執政者很多缺失, 也提出不少[他山之石](主要是新加坡), 當然當時的執政者是兩千年的候選人之一, 選舉前對參選人做一番評論也是媒體該做的. 可是看完那期的評論之後, 卻讓我覺得寒毛直立, 驚覺自己原來是各傻子. 原來天下對其中某候選人的表現與構想多所批評, 對另一位曾經落選者的所作所為大加讚揚, 但卻再那一期180度大逆轉, 如果單看當期雜誌會覺得, 天下雜誌沒有特殊政治立場甚至稍微偏向原本執政者, 因為其中有一篇找來某位社運人士評論候選人之一, 對弱者欠缺同情. 這可跟前面許多期雜誌累計下來的印象差很多喔. 隨著接下來選舉開盤, 當選者展現的性格, 恰如這句評論. 從此我就不再訂閱天下雜誌, 甚至連他們出的書所寫內容我都抱持懷疑態度. 因為我覺得這本雜誌不是客觀報導, 而是在灌輸你想法. 也就是那時候開始,  我對所有讀到的新聞都抱著懷疑態度,  如果連一家連續許多年被認為是優良媒體的雜誌都欠缺公平與公正,  甚至有長期隱瞞事實的嫌疑,  那所有媒體基本上都是不可相信的. 上星期會看天下是因為裡面提到了working poor, 一個我正在蒐集資訊的主題.

雖然事隔多年但是我對這本雜誌的信心仍未恢復, 不過這各[立院透明化]的主張倒是深深贊成. 記得很久以前, 有一個國會電視台專門播出立院的會議討論, 後來因為經費不足而停播(記憶中似乎如此,  不太確定), 到上星期看到天下那篇文章為止, 我一直已為立法院還是會提供畫面, 只是沒有電視台肯播出. 原來後面有黑手不讓畫面外流阿. 立院每年花費納稅人大筆血汗錢, 讓大眾看見立委的表現是立法院的義務, 如果王金平真的有說過天下報導中提到的那句話, 我會認為王金平不配當立法院長. 如果沒有看到王金平出面反駁這則報導, 我個人政黨票將不會投給國民黨, 因為王金平是國民黨不分區第一名(應該沒錯吧).

看完這篇立委評鑑的報導, 其實很感慨, 終於有媒體做了媒體應該做的事情. 不管對於評鑑結果認不認同, 對於商周肯碰觸這各議題, 在這裡給它一個大大的掌聲.

廣告

[轉錄]淺談兔子是怎樣吃掉狼的

 這篇文章, 很久之前看過, 不過這一次多了一段(嗯..好幾段)

雖然純粹是搞笑, 但是也稍稍有點道理

============================================

一隻兔子在山洞前寫文章,一隻狼走了過來,問:兔子啊,你在幹什麼?

兔子答曰:寫文章。

狼問:什麼題目?

兔子答曰:《淺談兔子是怎樣吃掉狼的》。

狼哈哈大笑,表示不信,於是兔子把狼領進山洞。

過了一會,兔子獨自走出山洞,繼續寫文章。

一隻野豬走了過來,問:兔子你在寫什麼?

兔子答:文章。

野豬問:題目是什麼?

兔子答:《淺談兔子是如何把野豬吃掉的》。

野豬不信,於是同樣的事情發生。

最後,在山洞裡,一隻獅子在一堆白骨之間,滿意的剔著牙讀著兔子交給它的文章:
題目是:《一隻動物,能力大小關鍵要看你的老闆是誰》。

這隻兔子有次不小心告訴了他的一個兔子朋友,這消息逐漸在森林中傳播;

獅子知道後非常生氣,他告訴兔子:如果這個星期沒有食物進洞,我就吃你。

於是兔子繼續在洞口寫文章

一隻小鹿走過來,兔子,你在幹什麼啊?

兔子答:寫文章

小鹿問:什麼題目?

兔子答曰:《淺談兔子是怎樣吃掉狼的》。

哈哈,這個事情全森林都知道啊,你別胡弄我了,我是不會進洞的

我馬上要退休了,獅子說要找個人頂替我,難道你不想這篇文章的兔子變成小鹿
麼?

小鹿想了想,終於忍不住誘惑,跟隨兔子走進洞裡。

過了一會,兔子獨自走出山洞,繼續寫文章

一隻小馬走過來,同樣是事情發生了。

最後,在山洞裡,一隻獅子在一堆白骨之間,滿意的剔著牙讀著兔子交給它的文章:

題目是:《如何發展下線動物為老闆提供食物》

隨著時間的推移,獅子越長越大,兔子的食物已遠遠不能填飽肚子。

一日,他告訴兔子:我的食物量要加倍,例如:原來4天一隻小鹿,現在要2天一
隻,如果一周之內改變不了局面,

我就吃你。

於是,兔子離開洞口,跑進森林深處,他見到一隻狼

你相信兔子能輕鬆吃掉狼嗎

狼哈哈大笑,表示不信,於是兔子把狼領進山洞。

過了一會,兔子獨自走出山洞,繼續進入森林深處

這回他碰到一隻野豬—-「你相信兔子能輕鬆吃掉野豬嗎

野豬不信,於是同樣的事情發生了。

原來森林深處的動物並不知道兔子和獅子的故事

最後,在山洞裡,一隻獅子在一堆白骨之間,滿意的剔著牙讀著兔子交給它的文章

題目是:《如何實現由坐商到行商的轉型為老闆提供更多的食物》

時間飛快,轉眼之間,兔子在森林裡的名氣越來越大

因為大家都知道它有一個很厲害的老闆

這隻小兔開始橫行霸道,欺上欺下,沒有動物敢惹牠

兔子時時想起和烏龜賽跑的羞辱

牠找到烏龜說:三天之內,見我老闆!揚長而去

烏龜難過的哭了

這時卻碰到了一位獵人,烏龜把這事告訴了他

獵人哈哈大笑

於是森林裡發生了一件重大事情

獵人披著獅子皮和烏龜一起在吃兔子火鍋

地下丟了半張紙片歪歪扭扭的寫著:

《山外青山樓外樓,強中還有強中手啊》!!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森林裡恢復了往日的寧靜,兔子吃狼的故事似乎快要被大家忘記了

不過一隻年輕的老虎在聽說了這個故事後,被激發了靈感

於是他抓住了一隻羚羊,對羚羊說,如果你可以像以前的兔子那樣為我帶來食物那我
就不吃你。

於是,羚羊無奈的答應了老虎,而老虎也悠然自得的進了山洞。

可是三天過去了,也沒有見羚羊領一隻動物進洞。他實在憋不住了,想出來看看情
況。

羚羊早已不在了,他異常憤怒。正在他暴跳如雷的時候突然發現了羚羊寫的一篇文章

題目是:《想要做好老闆先要懂得怎樣留住員工》

讀Robert Charles Wilson的[時間迴旋]

這是最近才出版中文版的科幻小說, 目前各大書店都還擺在促銷位置上.

坦白說, 真的是太好看了. 這本書一定會成為經典. 昨天買到, 一直讀到最後精神不繼的昏昏睡去; 今天醒來後又接著一口氣讀完. 怎樣判斷一本小說的好壞,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 當你讀完它的時候心中會有一點遺憾, 故事結束了. 看這本書就有這樣的感覺, 還有好多疑問沒有解決阿, 怎麼故事就結束了. 不過第二部快要出版了, 只是不知道何時會有中文版.

看這本書的時候, 直覺的會想到克拉克的拉瑪系列. 都是一樣把重心放在, 大環境變動下的個人反應上面. 不過拉瑪是一個巨型太空船, 時間迴旋裡的場景卻是地球. 拉瑪的故事直到最後都沒有讓導演一切的外星高等生物真正出場, 時間迴旋裡的外星生物則是被明確的描寫, 只不過這樣的描寫反而讓外星生物更加的神秘. 其實外星人的題材永遠是科幻小說裡的重要元素, 即使像艾希莫夫全系列都以人類社會當作主體, 也不得不在最後的一章裡對外星人做出解釋.

整各宇宙裡有其他會思考的生物這件事情的可能性, 相信會看科幻作品的讀者都是抱持正面態度的. 但是星際旅行的困難度則是隨著科技發展越被清楚的認知到. 以人類目前所能做到的最快移動方式, 從地球到木星都得要花上20年. 如果星際之間有其他高智能生物想要跨越星際, 也會碰到一樣的難題, 就是生命存在的時間遠不足以等到抵達目的地. 這就像是沒有攜帶水就走入沙漠, 早在到達下一個水源之前就先脫水而死了. 所以每各科幻小說作者都會碰到一樣的問題, 如何解釋外星人如何橫跨星際?

時間迴旋大概是第一個把這方式解釋成擾亂時間流動的, 試想如果把外星人的接觸期間延長到幾十億年, 這故事還有什麼吸引力. 整各故事其實不算曲折, 重點都在探討人的反應. 所以故事中的兩大主軸一直是科學與宗教, 對於非基督教世界的人來說, 裡面那種宗教狂熱應該不容易理解. 我個人是覺得這樣的單純科學宗教二分法稍嫌粗操了點, 宗教其實是哲學的世俗化. 在面對末日的時候不單會出現狂熱份子, 也會出現懷疑份子; 對整各宗教教義的重新反思與批判. 不過書中雖然把宗教當主軸卻是不願意對這方面的變化多做探討, 只是單純的沿用, 有點可惜, 不過話又說回來, 在美國宗教議題是各大禁忌. 作者縱使有心也不敢作這方面的嘗試吧.

nokia的著名廣告詞, 科技來自人性. 其實科幻小說的主要內容也是在探究人性, 扣除這部分科技與幻想就沒有依附的骨架了. 但是光有人性那就不是科幻小說了, 所以一定要有面對未知的情節, 因為科學的本質來自於旺盛的好奇心. 所以當奇怪的遮罩把地球包覆住, 就構成了一各科幻的舞台. 對於這個遮罩的強烈好奇心, 會引發人類用盡一切方式想要去尋求真相. 但是未知同時也引發恐懼, 在科幻的世界中好奇心的追求一定會戰勝恐懼. 所以最後主角們丟下恐懼所依附的宗教去尋找未知的答案. 就單一故事來說perfect. 但是下一各故事要怎麼繼續就很令人好奇了. 因為貫穿整各故事的兩個軸線已經拆掉一個. 真是令人期待阿.

中國撼動世界 – 飢餓之國崛起

Made in China 這個字樣是全世界人們心中的恐懼

書的背後寫著這樣一句話,當然這句話稍微誇張了點,中國崛起對全球的製造業相關人員來說都是一各可怕的威脅。但對資訊產業從業人員來說,現階段,印度人的威脅遠比大陸人來的巨大而且直接。所以說是全世界,是稍嫌誇張了點。讀這本書的時候,我再一次對西方教育以及產業體系下所養成的研究精確程度感到由衷的佩服。身處於[中國崛起]這衝擊波的中央地帶,我自然有比書中作者更多的管道去理解海峽對岸這些年來驚天動地的變化(最起碼,我中文比他好多了),但是換做我來寫這樣的範圍,所能引用的資料絕對遠少於書中所引的,精細度也遠遠不及。換句簡短點的說詞叫專業度比不上。好險我不是靠搖筆桿混飯吃的,不然可真是慚愧。

書中關於大陸的發展驅力,面對的限制,挑戰與機會,都跟我陸續收集到的訊息吻合。我個人的看法是:北京當局其實沒有多少籌碼能夠改變事態的發展。作者沒能察覺到的另一個重要事實是,北京政府對地方政府的控制力正在逐漸鬆動。而無法諱言的事實是,地方政府的活動驅力主要來自追求私人利益。共產黨專政的制度像孫悟空的緊箍咒一樣限制了向地方政府收回權力的可能性。當然我說的並不是全國分裂的那種失序,而是來自目標與資源配置優先順序的差異。財富跟權力一樣滋味甜美,一旦品嚐就無法忘懷 ,更何況許多地方官員同時暢飲兩者。在缺乏監督機構的制度之下,整頓吏治變成無法達到的目標,終究北京政府會逐步喪失對地方政府的約束力量。但是當然北京當局會盡一切努力減緩這個速度,只是趨勢看來已經確定。

眾多人口,眾多位於貧窮線下的人口,讓大陸官方無法使用會降低經濟成長的處方,也沒有多少力量能向高耗能產業說不。大陸目前所造就的成果其實主要只是來自數量加總所堆積出來的,由於接近無窮供給的人力,使得製造業改善製程的誘因喪失,長久下來的結果就是無法移動至高附加價值產業。大量人工的使用也造成一個無法避免的事實,產品變異性高(請參考六標準差書籍)。就像我前段所提的,東方文化對於精確的要求本就比歐式文化要低,所有因素匯集的結果,將大陸的製造業價值鏈綁在最低微價值的代工上。這樣的現實又返過頭來限制了人民幣的升值空間,因為人民幣一旦升值就會導致外來投資減少,甚至移到越南等工資更低的地方。也就是說大陸將無法擺脫西方國家對於人民幣低估的指控,事實上是,人民幣不得不低估。因為這是現階段中國最大的競爭力來源,若不低估,眾多的人口將反過來造成嚴重的社會負擔。

事實上,目前大陸的經濟發展正處於一個偏惡性的循環,不斷的消耗大量資源但卻產出低價值的工業產品。唯一的解藥在於,足夠的就業,當無窮盡的人力供給耗盡的那天出現,才有機會可以脫離,在這之前,大陸仍然需要不斷的吃下全世界各地的資源,在用較無效率的方法將之轉換成工業製品,並繼續維持血汗工廠的運作。問題是,這樣的情況會持續多久?會不會是地球的資源先耗盡?比較可能的是,歐美各國會在這天出現之前先築起關稅壁壘,不用說,以目前世界貿易的頻繁程度,這樣的作法會使得全球都蒙受重大傷害。

就算外部環境沒有採取敵意態度,中國內部環境也不容樂觀,由於幾千年的文化發展,自然環境其實早就負載過重,許多的自然資源已經過度消耗,環境的惡化進一步造成整個社會必須付出更多的社會成本,也進一步加深內部的衝突。使原本棘手的問題更加棘手(棘手的問題就是如何養活這13億人)

解決之道在於,回過頭來改善一級產業。縮減甚至限制工業發展,改投注資源在一級產業上。但是這樣的改革將會碰觸共產黨的核心價值,其實中國近一千年來都是在如何解決農業問題上大傷腦筋,但是拜西方文明引進數字管理方法之賜,舒緩這樣龐大的壓力並不是不可能。(相關論點請參考黃仁宇教授的著作)

關鍵點還是在時間,畢竟這個世界不會停下來等人。中國的問題並不會只影響中國共產黨統治的人民,而是會牽動全人類。(比如說,地球暖化與資源耗竭) 不過,這都是對岸領導人所要煩惱的,並不是我 =.=

我的煩惱比較單純,中國大陸的崛起就像一個無底漩渦把所有東西都捲進去,對活在台灣這島上的我來說,很直接的衝擊就是工作都跑到對岸去了,機會也都過去了。留在台灣有一股窒息與空無的感覺。這樣的感覺我並不喜歡,移居到大陸的想法我更不喜歡。如何不被影響其實是有答案的,只是……很多事情, 並不是能夠靠個體力量改變的。

讀朱少麟的地底三萬呎

朱少麟真是各讓人驚訝的作者, 繼傷心咖啡店之歌與燕子之後, 隔了這麼多年才產生第三部作品. 了不起的是三部作品幾乎是完全不同的風格. 這一次的新作頗有馬奎斯[百年孤寂]那種魔幻的味道, 但是沒有那樣的奔放, 反而有一種沉穩的內斂. 透過不同篇章以不同人物的觀點來看同一各事件, 這原本是常用的手法, 但是作者靠著很細膩的描寫, 讓整部小說環環相扣, 功力已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原本隔了許久, 我都幾乎以為作者在也無法超越他的前兩本作品, 但沒想到朱少麟既然能夠再寫出一部風格迥異的作品.

傷心咖啡店之歌, 燕子, 地底三萬呎, 三本書都讓我熬夜一口氣看完. 但是其中我最喜歡的還是傷心咖啡店之歌. 因為那種熟悉感是從來沒有過的,  彷彿你在路上隨時都會遇到書中的角色. 三本小說照出版順序讀來, 可以發現作者對文字掌控與劇情鋪陳的技巧越趨成熟. 可是無懈可擊的技巧與故事架構, 也難以避免的遮蓋了某些撼動人心的感染力. 不過即便如此, 這部作品仍然是瑕不掩瑜. 值得一讀.

世界是平的(下)

前一篇說到, 我個人並不認為世界是平的. 相反的, 我認為世界是一各大型的金字塔. 美國人會認為變平主要是因為, 美國原本是在金字塔的頂端, 可是科技(所謂的十輛推土機)把金字塔變的巨大了. 原本的金字塔是利用地理位置來區分, 北美與歐洲在頂層, 太平洋地區在第二層, 原本的蘇聯勢力範圍在第三層, 所謂的第三世界在第四層. 你出生在美國, 就算你聰明才智再差, 你也能享有足夠的資源, 遠超過第三世界的天才. 但是科技把地理限制打破了, 第三世界中天資聰穎的人可以透過網路, 跨過地理的隔閡賺取原本他根本不可能碰觸的報酬, 甚至成就比歐美地區的天才更高更大.
對於整個人類來說, 這無疑是一件好事, 因為有更多優秀的人可以使用他們的腦力來促進人類的發展. 但是對於原本處在金字塔頂層的一班人來說, 這可真是天大的噩耗, 特別是當牽涉到金錢報酬的時候. 正所謂[提錢傷感情]….., 更何況現在是飯碗的有無的問題. 但是所謂危機再英文叫做[danger and chance], 危險與機會總是相伴隨(請別問我中文是不是這意思, 謝謝), 多了30億的競爭者叫做危險, 多了30億消費者叫機會.

美國人有他們自己的問題, 但是那是美國人的問題. 不過我覺得美國人最大的問題在於過度自我中心, 對比作者在經濟議題的精闢與一針見血. 提到回教世界的反美現象卻變的完全的以偏蓋全, 充滿偏激與刻板印象. 我個人並不是回教徒也不是基督教徒, 而是一般美國人會覺得很恐怖的[no religne]. 從一個基督教與回教兩者的outsider角度來看, 今天中東的種種衝突絕對不是一個單一原因, 也不能像作者那樣簡單的從開放市場的觀點來解決, 就好像中國所面臨的種種問題也不是一個[開放市場]就能解決. 坦白說美國人之所以大力宣揚開放市場不過是因為美國人能夠從中獲得最大利益. 對這世界的其他部分來說除了開放市場還需要很多其他方面的改變. 而其中最重要的事項有兩各 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以及找出符合自己文化的現代化生活方式.

地球上的資源不夠是個必須及早正視的問題, 目前的科技所消耗的能源非常的驚人, 但是指望美國或西歐這種既得利益地區來提昇能源利用效率, 無異是縁木以求魚要讓更多的人能夠過舒適與便利的生活, 就必須以更有效的方式使用能源. 這部分是新加入的運動員應該要努力的, 因為這對我們有切身的關聯. 第二個是符合自己文化的現代化生活, 毫無疑問歐式的現代化可能是到目前為止所出現最便捷的生活, 可是這絕對不會是未來最好的生活方式. 找出自己的特色與適合自己的道路無疑是這些新加入的人們最迫切需要的. 本質上來說所謂歐式現代化是掠取大量其他地區的資源來提供少數人類使用.

舉個例子來說, 書中提到全球供應鏈. 新加入的國家與地區因為全球供應鏈而得到所得迅速提昇的效果. 但是這條供應鏈的作用是什麼? 就是把各個地區的物資送往美國與西歐這兩個主要大市場,不是嗎? 接下來所會發生的轉變是, 這條供應鏈會擴散, 把物資送到全球各個市場, 但是這些新興市場甚至原本的美國與西歐市場所能負擔的價格都會比原本的世界更低. 這樣的局面有兩個成因一方面是因為身為全球供應鏈的一環, 所得不可能大於整條供應鏈的產出; 另一方面是物資的供不應求,造成實質物價的上揚. 所以這裡又回到第一點: 能源的使用效率上.

事實上, 兩者其實是一個問題的兩面. 甚至是很多問題的根源與解決方案. 回到前面所說的回教文化與基督教的衝突, 最根本的原因在於對於歐式生活的接受度. 其實這樣的問題在中國也有, 只是中國人對外來文化的接受度比較高, 所以衝擊的程度低的多, 只不過出了各五四. 但是歐式的現代化生活真的適合全球所有文化所有地區嗎? 有沒有其他更適合的方式能套用在季風亞洲? 我想答案很明顯, 在許多地方其實都有改善的空間. 比如說台灣率先採用的紅綠燈倒數與跑步的小人就是一個很鮮明的例子. 簡單的說, 資訊科技的發展使得地區性的差異縮小, 原本其他地區幾乎是只能接受歐式的生活方式, 這叫做現代化. 但是現在以及可見的未來, 其他地區的人們也能夠調整這個model發展出符合各自文化的新model.

世界是圓的這是不會改變的事實. 新的地區與國家加入這個經貿體系, 必將造成一個更大的驅力逼使原本各地區的差異縮少. 逼使人們得要同時考慮整各世界, 而不是單純的一個地區的事務與喜好. 科技的發展使得現在人們可以用幾乎沒有成本的方式取得前所未有的多量資訊, 往好處想這樣的演進終將把人類的發展帶領到新的層次, 我個人的看法是 [太陽系時代], 人類將會跨出地球這各搖籃往銀河的其他地區邁進. 但是對個人而言歷史潮流改變必定會有人得利有人受苦, 至於受苦的會是誰? 自然是意圖阻擋歷史洪流的人會首當其衝, 以及身處潮流衝擊點卻茫然無所知的人, 希望我自己以及怨毒過這篇文章的人都能夠避免掉這種處境.

世界是平的(上)

努力好久,終於把『世界是平的』這本書看完了。

文版封面

除了看書花的時間久之外,這篇讀書心得也是非常難寫,因為這本書還真是比論文還像論文。從一開始破題用的是每個人都耳熟能詳的那一段『小時候我常聽 爸媽說:「兒子阿,乖乖把飯吃完,因為中國跟印度的小孩沒飯吃。」現在我則說:「女兒阿,乖乖把書唸完,因為中國跟印度的小孩正等著搶你的飯碗。」』,接 著舉出10輛推土車、三大匯流、自由貿易到最後提出對個人的建言、對企業的建言、對美國的建言,洋洋灑灑欲罷不能。

在這本書之前,其實每個人也都用自己的方式體認到時代已經改變,只是能如此蒐集完整資料得到讓人無法辯駁的結論,還是非常不簡單的事。我的第一個感 慨是:美國果真是人才濟濟。書中作者毫不掩飾的美國主義與美國觀點實在挺刺眼的。我只是各小人物,沒啥經世濟民的偉大志向。政府該做什麼這種問題完全都引 不起我的興趣。我關心的是小市民在這股趨勢下的應對之策,我關心因為我也只是小市民。什麼叫小市民,就是無力對抗趨勢也無力從中得利的一群人。

在我正在讀這本書的時候,有各早我一步讀完的朋友跟我討論起這本書。他說他覺得看完之後有很大的壓力,所以晚上去學日文,假日去學UML,因為怕喪 失職場競爭力。相信我,我這位朋友的待遇對照目前台灣的薪資水準,絕對高出平均值不少。我那時候的回答是,不論再怎麼增加競爭力,還是要面對競爭,這並不 是解決之道。新增30億人的競爭者,他們最大的殺傷力在於『they are so cheap』,這是一各我們所有人都不願意去競爭的競技場。一個印度的工程師月薪100美金,折合台幣無條件進位3500塊錢一個月,以台灣的物價這樣的 薪資難道活的下去嗎?可是,在印度這樣的待遇卻可以過中產階級的生活。我當時給他的建議是『變有錢』這樣就不用跟新進者競爭了。

至於『怎樣才能變有錢?』這種問題,當然我不會有答案。(我有答案的話,早就去當有錢人了,還會在這打字嗎 一.一)這個回答雖然是玩笑成分居多,確也有相當的真實性。和大陸與印度的競爭者相比,我們的利基在哪?優勢是什麼?答案其實很明顯,我們的錢比他們的好 用。首先放下被競爭的焦慮,讓我們想想看為什麼工作會移往大陸與印度?是的,成本考量。在世界的其他地方難道不能生產皮鞋,或是沒有人願意當客服?為什麼 皮鞋的製造會集中到大陸,客服會被外包到印度?不就是因為成本低廉。難道我們要去跟大陸人或印度人競爭低成本嗎?這種競爭就算爭贏了又有何用?

其實從另一方面來看,多了三十億人,也表示多了三十億的市場,多了三十億的勞動人口。如果說這一次的外包浪潮與70年代製造業往日本台灣的移動有什 麼不同,就是這一次帶動工作移動的寬頻同時也讓小市民可以參與這一波全球化。前提是,你要有足夠的洞察力去找出市場,有足夠的想像力去提出 SOLUTION;由於網路的發展,個人也能夠外包工作給印度與中國的工作者,美國的設計師能將作品交由地球另一端的中國的工廠生產,再賣給位在歐洲的顧 客。與其說,世界變平倒不如說世界被挖空了。現在地球另一端的人跟坐在旁邊的同事其實是一樣的距離,除了你不能找他去吃午餐,因為你吃午餐的時後他正是睡 眠時間。

之前去上PMP的課程時候有提到一個觀念:『所有的事件都是中性的。』可是人們好像對於競爭這種事情特別有興趣,或是特別害怕。撇開那種被競爭的焦 慮,讓我們想想多了這三十億人之後,會發生什麼改變。第一個而且大家感受會最深的就是,薪資水準下降。因為新的均衡點就數字來看一定會比原本的低。第二是 資源匱乏。原本的世界只有約10億人享有高生活水準如今超過半個地球的都將近入富裕圈。我對於這個行星蘊藏有多少資源種種事沒什麼概念,也不知道有些人說 全部的物資都不夠的論點是否正確。但是我知道所有的產出都需要時間,而且需要很長的時間。只怕我這一生剩下的日子都要面臨某些物資缺乏的窘境。這可真是一 個大麻煩,第一個問題或許能用個人的努力與智慧彌補,第二個問題卻是貨真價實難以逃避。諸位看到這裡不知道有什麼想法,我個人是比較偏好去第三世界買座礦 山,應該有機會成為富豪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