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救卡奴 VS 利率自由化

首先要先聲明:我很討厭『卡奴』這個名詞,把這種歧視性字眼用在其他人身上,只能說是自己人格有缺陷。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卡奴』這名詞不斷的出現在各種類的媒體上,到如今被泛指為背負卡債或信用貸款的人。可是,有信用卡借款與有房貸有什麼差別?為什麼就要被戴上一個歧視性的『奴』字?也或許很多人並不認為這樣一個字帶有歧視,或者會套用句阿扁名言:『有這麼嚴重嗎?』。說真的嚴不嚴重要自己體會多說無益,也跟今天主題無關。今天想說重點是利率是否要受到公權力的干涉?

對一家銀行來說,存款與借款之間的利差,就是他的主要獲利來源。(當然會有人說啥手續費等服務收費的重要性,但是我會這樣看『服務費用是在於銀行幫客戶賺取利差後所收取的分紅』)利率的高低決定在這個客戶的還款能力上,客戶的還款能力越強,所面對的利率就越低;用另一個說法來說,風險越高的客戶,就應該要有更高的利率才可以放款給他。這樣的邏輯之下,一個未做徵信的,沒有任何擔保品下的信用貸款,不論是現金卡或信用卡循環利息,收取比一般抵押貸款更高的利息是應該而必須的。但是風險性的高低應該是由貸款者自行判斷,不應該讓公權力介入,今天A銀行認定這客戶是高風險,不收20%利率,借錢給他不划算;B銀行可能15%就借了,因為這客戶在B銀行有張三百萬的定存單。重點在於,借貸本就是一個交易行為,銀行的經營競爭力就在於風險的控制能力。

一家銀行有一億元的可貸款金額,放在無擔保貸款的有多大百分比,放在投資的項目能有多少百分比。這才是主管機關應該訂定的標準,應該監控的地方,特別是台灣的銀行都是上市公司,除了存款戶之外還有股東權益需要被保障。簡單的說,公權力應該扮演一個場地維護者的角色,而不是表演者;跳進來規定利率是個很不明智的作法。

至於現金卡或信用卡是不是洪水猛獸?當然不是,信用卡的本質就是一個付款工具,信用擴張只是一個附加功能。現金卡又是另一個故事,他是一個簡易的小額信用貸款。這項商品的存活前提在於,市佔率不能太大。因為貸出去的金額越多,發卡行的體質就越脆弱。就借款人而言,一個救急的管道也是有存在的必要;也就是說這是一個有需求有供給存在的市場,沒道理不讓它存在。

那麼現在的問題在哪裡?為什麼有那麼多衍生出來的問題?
問題的引爆點在於『追討方式』。既然這是高風險的市場,當然會有高的呆帳率,追討欠款本就是一個必須面對的問題,但是今天銀行業都是省麻煩的把這部分外包。外包到最後就變成了暴力討債。關於這點我個人贊同這一次賴世葆所說的:銀行必須對外包的討債公司的行為負起連帶責任。

問題的遠因則是在,銀行業者掩耳盜鈴不肯面對高利潤來自於高風險的真理,一旦壞帳率高升就把債權賣給催收公司,撇清責任。再加上台灣銀行普遍有一種『小孩還不起有爸媽會幫忙還』的奇怪想法在作祟。(所以除了追討要負連帶責任之外,債務不能移轉的觀念應該要透過法律確認)

但是借款人有沒有該反省省思的地方?當然有阿,怎會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欠了一屁股債;這不就像是國中生莫名其妙肚子大了才哭哭啼啼找家長想辦法一樣嗎?不同的是,能夠使用信用貸款的人都是法定成年人,不能夠找人哭訴,也應該自己想辦法去把問題解決。

放任借款方與貸款方的不負責,是前過。強制金融業者的貸款利差,是後錯。後錯是不能補前過的,就算短期看來有改善的跡象,長期必將付出更大的代價。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