嗥嗥蒼狼

說真的,買這本書是湊巧,只是順手從書架上拿起來。但是,看完了之後覺得有點慚愧,作者在書中引經據典,我卻只有看過他引用的1/4左右的資料。嗯,很久沒有這種自嘆所學不足的時候了。

這本書原本事電子時報上的專欄集結而成,用蒼狼來比喻台灣電子業,嘿嘿,雖然不願意,但我還是得承認這比喻蠻貼切的。我個人倒是認為台灣的電子製造業遠比蒙古草原上的蒼狼更嗜血,更勇於自相殘殺。即使今天大多數電子製造業都已經前進大陸,在廣大的區域中各自發展,但基本上還是彼此之間互相激烈廝殺的局面。今天鴻海揮軍NB產業,為之心膽俱寒的是同為台灣廠商的廣達與華碩。說穿了,即使台灣的電子製造業已經到了足以左右全球的地步,本質上我們還是自己跟自己廝殺的局面。

在我剛退伍的時候,進入一家電子公司當SLAES。那是一家早期的電子製造業,既不是在竹科,跟電子新貴也扯不上關係。我任職的期間正巧碰上921地震,在那段時間我跟我的同事們不斷收到全球各地客戶的關心電話與電子郵件。這些客戶是基於人道上的關心嗎?當然不是,而是為了工廠無法正常出貨的話會對他們造成嚴重影響。921地震凸顯了台灣在全球電子產業上的重要性,但也因此繃緊世界大廠的神經,開始要求工廠得要分散到各地以避免對單一地區的過於倚重。同樣的情形也在今年發生,台海危機凸顯了台海穩定對全球電子業的重要性,也同時會啟動這些『巨無霸客戶』的危機意識不然會更進一步降低對台灣地區的倚重。

在這樣的大環境之下,台灣這些電子製造業勢必得加速全球化的佈局,像台積電這樣被綁在台灣島上的公司,處境自然更為不堪。當然,全球化佈局不等於前進大陸,但是對台商而言,大陸無疑是最好的選擇,這得歸功於台灣長期以來不振的英語教育。電子業的經營者會覺得苦悶是理所當然的,蒼狼並不是這個草原食物鏈的最上層,在蒼狼之上還有獅子,還有盤旋高空的禿應。當狼奮勇殺死獵物之後,獅子與禿鷹就會出手。於是狼雖然是獵人卻沒法享用它的獵物,只能撿拾獅子與禿鷹吃剩的殘渣。前往另一片草原的路途又被政治的大石給堵死,其他的草原卻得翻越高山峻嶺,只怕半路就會倒下。

於是有的狼決定跟獅子對決爬上食物鏈的高層,有的狼決定穿越政治的大石前往海峽對面的新草原,有的決意翻越高山去尋找新的命運。哪條路是最好的只怕在這時間點沒有人看得出來。

現實跟故事不一樣的地方就是,現實複雜很多阿。製造業也好、服務業也好,都面臨了相同的問題,人才不足。所謂人才是,一個能夠提供組織獨一無二能力的人。但是人才不足之前其實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沒有能夠識別人才的人。不是說『千里馬易尋,伯樂難覓』嗎。有時候在報章雜誌上看到某些大老闆公開放話說台灣人才不夠,要求開放大陸人來台。就覺得很火大,該老闆的公司向來以糟蹋人而聞名,把人當奴才用,卻大放厥詞。報章雜誌卻把這些人的渾話當成寶的大似吹捧。說穿了,他不就是想從大陸引進低工資的工人罷了。

怎樣的人能叫做人才?這個問題有不少企管大師提供過意見。簡單的說,人才是能夠提供組織獨特能力的人。但是這樣的人『非常稀少』。正所謂『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但弔詭的是當有這樣的人才出現時,卻往往不能為組織所用。退而求其次的人才是能夠維持組織優勢的人。再次是能夠達成組織交付任務的人。這三類的人都是一個組織必要的。如果能得到第一類的人效命,這個組織就有機會成為一個偉大的組織。(很好玩的是,傑出的人才也會吸引其他傑出的人)

我個人是覺得,企業經營用蒼狼來比喻其實已經很悲哀了,蒼狼是為了在嚴酷的草原生活才不得不殘忍。經營企業到走上這條路,從一開始就已經走錯方向了。在資本主義社會,經營企業應該是能夠達成許多人夢想的事,不論是富有的夢想,或是成就某事的夢想。簡言之,企業的經營應該要是快樂的,而非痛苦。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北歐人可以一年放三各月假,而台灣人不能的最大差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