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輕狂枉少年

『Passengers to taipei on Eva air BR266, please take on board at Gate 36』

Micky站在落地的玻璃窗前,看著巨大的747,腦海裡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八年前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的情景。那一年,她才18歲:而他,也只有20歲。正處在年輕的以為世界會為自己改變的傻年紀。

那一年,她放棄了剛考上的大學不唸,堅持要遠渡重洋來加拿大唸書。家人,朋友都勸她,大學唸完再出來,畢竟要考上第一志願不是件容易的事,更深層的原因是,為了一個男子;離鄉背井的遠渡重洋到異鄉,不論從哪方面來看都是一個不智的決定。

不過,她從來每有說出是為了他,所以周遭的人也就維持著難得的默契,絕口不提這點。只是不提並不代表不知道,雖然沒有以此當反對的理由,卻也沒有人贊成她出國。

『那時候真是太年輕了。』 Micky心想。

來了加拿大之後,從人生地不熟,到慢慢的融入這個環境。點點滴滴的往事,一幕幕的略過腦海。也包括了,『他』的離去。那個讓她毅然放棄一切,來到這北國重新開始的男子。只不過,隨著時間經過,心已經不會再痛,只剩下一點點殘留的遺憾。就好像看到流星劃過天空,卻來不及將願望許完那樣子的遺憾。畢竟,不是和的兩人,強要在一起,也只是增加彼此的痛苦罷了。散了,兩個人都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大部分的旅客已經上了飛機,適時後了,Micky提起行李往登機門走去。『到頭來,一切又回到了原點阿。』

雖然,日子中少了壓迫感。但多出來的空虛卻叫人難以忍受,忽然,一種極度孤獨感覺籠罩著,在這陌生的國度。『想要回家!』這個念頭就像是陽光下的影子。緊緊的跟隨著,只要一回頭就可以看見,隨著太陽西斜,影子越來越長、越來越長。終於,你決定。不再逞強,決定聆聽內心的聲音。『反正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你這麼告訴自己。但是真的要離開,才發現原來,遙遠的異鄉早已不是異鄉。

Micky再回頭望了一眼,這時候所有的乘客都已登上飛機,候機室理空蕩蕩的。可Micky不光是用眼睛在看而是用心在看。在心裡,她看到了這八年的歲月,看到在這塊土地上認識的朋友,看到那個讓她踏上這塊土地的男人,也看到年輕時的自己-那個義無反顧遠杜重佯的年輕女孩。

『再見了。』她在心裡這樣說。轉過頭,Micky登上了飛機。
要回到那個人們有著同樣膚色、說著同樣語言的小島上,繼續她原本寫了一半的故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